澳洲幸运5正规吗|澳洲幸运5哪里开奖

涂鴉藝術從街頭走向美術館


1960年代,涂鴉藝術在美國街頭興起,紐約、費城的年輕人們恣意地在墻壁上噴涂,用夸張的字符和鮮艷的色彩向世界表達自己的態度。半個多世紀過去,涂鴉早已擺脫街頭藝術的定義,它一邊更深地走入大眾流行文化,成為潮牌標簽、音樂元素,另一邊又走向殿堂,從墻壁轉移到畫布,再到美術館展出,成為藝術界的“正規軍”。

1月24日,上海當代藝術館帶來涂鴉藝術群展“后當代城市自白7019”,以8位國際重要涂鴉藝術家的作品,呈現一個多元而自由的涂鴉世界。

\

美國的“壞”小子們

美國藝術家JonOne現場創作了一幅涂鴉作品,在長達7米的白色畫布上以不留一絲縫隙的鮮艷色塊為開幕之夜畫下濃烈注腳。

JonOne受Jean-Michel Basquiat等紐約初期涂鴉藝術家的影響,1970年代末就開啟了涂鴉創作,那時紐約哈萊姆區的地鐵和墻壁都留下過他的作品。1980年代后期移居巴黎后,他將涂鴉搬上畫布,逐漸獲得藝術界認可,并在全球范圍內舉辦展覽。

這已經不是JonOne第一次來中國,從2009年上海首秀后,JonOne多次在中國舉辦個展及參加群展。而這次展覽又帶給他一些新的感受。在上海當代藝術館坐落的人民公園里,他觀察到有中國大爺用拖把蘸水寫書法,這讓他聯想到自己早年經常在墻壁上噴涂自己的名字,這啟發了他“移植”自己的創作——把名字寫到畫布上,當一個個“JonOne”密密麻麻布滿整張畫布,文字與圖案的界限已經模糊,只剩下強烈的視覺沖擊。當被問到為什么喜歡寫自己的名字時,JonOne曾打趣地說道,“我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自己的名字。”

JonOne已經是涂鴉藝術界的重要代表人物,但他仍然謙遜地表示,在這場展覽中還有很多厲害的前輩,比如帶來多件作品的Crash就是他的兒時偶像。

Crash與Keith Haring,Jean-Michel Basquiat等一同被稱為涂鴉藝術先驅,他出生于紐約布朗克斯區,13歲就開始在地鐵、火車、社區涂鴉。布朗克斯之魂留在Crash的血液里,他曾說過,“如果你回到60年代,與喜歡涂鴉文化和嘻哈文化的人交談,他們會堅定地告訴你,是故鄉布朗克斯孕育了這些文化。”他也認為,是布朗克斯的空氣、食物、一切塑造了現在的他。

Crash不光引領了涂鴉風潮,也率先將涂鴉藝術從街頭帶到室內。在好友Keith Haring的勸說下,他開始參加展覽,原本只有在戶外才能看到的Crash墻上涂鴉終于也正經地展示在了畫廊里。1980年,Crash在Fashion Moda策劃了里程碑式的“Graffiti Art Success for America”,這場展覽頗具開創意義地在當時把涂鴉提升到藝術的高度。

Crash的大尺寸壁畫是其標志性作品,本次展覽中則呈現了他的一組小尺寸布面噴漆作品,鮮艷的抽象線條和卡通風的眼球,以及畫面中統一的光芒符號,同時展現了街頭藝術與波普藝術的特點。

文字、符號、色彩的組合是最直接而具有視覺沖擊的涂鴉形式,但這并不是涂鴉的全部,涂鴉最初是青年群體吶喊的一種方式,是訴諸畫面的獨白。以OBEY之名行走涂鴉世界的Shepard Fairey仍然用涂鴉來表達對世界的看法,他的作品常常與政治、社會緊密關聯,其代表作之一就是奧巴馬畫像。2008年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時,OBEY借用他的一張新聞圖片創作了涂鴉海報,這幅名為HOPE的畫作迅速傳播開來,成為奧巴馬最經典的形象之一。

本次展覽展出了OBEY大量海報作品,每一幅都意味深長。其海報大多呈現泛黃的底色,并以對比強烈的紅黑構建畫面,十分吸引眼球。

涂鴉藝術遍地開花

雖然起源于美國,但涂鴉藝術早已席卷全球,并且發展出更多主題和技法。法國也是涂鴉藝術的重要陣地,許多法國涂鴉藝術家在本次展覽中貢獻出了精彩的作品。

Zevs以他標志性的“Liquidation”技巧而聞名。2000年代中期他開始創作Liquidation Logos,溶化的谷歌、香奈兒、可口可樂經典Logo讓他一舉成名。本次展覽展出了他新創作的蓮花系列,作為畫面主體的蓮花和荷葉被抽象化成高度嚴謹的幾何圖案,讓人看到Zevs新的一面。

Tanc則包羅萬象,既探索過字體創作,也嘗試過抽象藝術。本次他帶來的一系列無題作品自由隨性,仿佛顏料被打翻在畫布上恣意流淌。而他對色彩的極度敏感與高超運用,又讓畫面呈現出無與倫比的美感。

L’Atlas熱衷于動態藝術、大地藝術、光學藝術中的抽象幾何圖形,其作品靈感來自于考古學、地理學、天文學、神話、東洋哲學與城市建筑等不同領域,這也使得他的作品在第一眼的視覺沖擊外值得細細品讀。除了帶來運用新穎熒光材料創作的斷裂系列,以及以線條塑造秩序感的黑色射線系列,L’Atlas還分別與JonOne和Tanc合作,當L’Atlas的線條遭遇JonOne狂放的字跡和Tanc流淌的色彩,秩序與自由形成強烈的對比。

法籍瑞士藝術家M Chat則以標志性的微笑貓形象樹立了個人風格。就讀于奧爾良視覺藝術學院期間,M Chat曾目睹一位巴基斯坦女孩創作一只貓在微笑的插圖,這幅畫深深啟發了他,促使他于1997年在奧爾良的墻壁上創作微笑貓的形象。幾乎所有的M Chat作品中都有微笑貓的身影,它可以出現在維多利亞港灣的城市風景中,也可以現身法國蓬皮杜門前,甚至可以變成一張面具戴在行人的頭上,當然這個IP早已走出涂鴉領域,和各大品牌展開了商業合作。

葡萄牙藝術家Vhils在技術上更上層樓,他開創性的淺浮雕雕刻技術為涂鴉藝術帶來更多想象空間。他記錄下街頭的陌生人面孔,然后用淺浮雕創作出人物肖像,這種特殊的手法也使得他的作品不局限于畫布,既能夠以雕塑的形式呈現,也可以出現在廢棄的木門上。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出的90多件作品都來自韓國藏家咸昌賢,他從1995年開始收藏涂鴉藝術,迄今已收藏了50多位藝術家的作品,他說,當初就是對Andy Worhol,Robert Rauschenberg們感到厭倦,才想進入新的領域嘗試一下。在他看來,涂鴉藝術是劃時代的創作,“就像沃霍爾不喜歡畢加索,畢加索不喜歡梵高,梵高不喜歡倫勃朗一樣,涂鴉也是與舊世界的決裂與新生。”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澳洲幸运5正规吗